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对话小蓝单车CEO: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

发布日期:2017-11-17 11:15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对话小蓝单车CEO: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这是艾伦·金斯堡长诗《嚎叫》中的名句。是的,在望京soho那个阳光明媚、蓝天白云的上午,这首诗就写在李刚年轻的笑容里。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马钺

  “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昨天一整天,小蓝单车CEO李刚的电话始终处于通话状态。据说这位85后创业者已经身在国外很久了。

  李刚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据小蓝单车员工透露,公司已经解散,李刚创办的另一家公司野兽骑行除高管外的其他员工也已全部遣散。作鸟兽散的小蓝员工开始为讨薪奔忙,一位小蓝单车HR在朋友圈叫卖起了办公家具。小蓝单车原北京总经理万瑶向《中国企业家》证实,她上周从小蓝离职,薪水至今未结清。

  小蓝不仅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也未结清,据报道,小蓝拖欠供应商近6000万元,被供应商上门围堵。和之前宣布破产的酷骑单车一样,用户向小蓝申请退还押金变得非常困难,有的用户申请退款40天后仍未到账。小蓝在3月份曾推出售价199元的半年特权卡,承诺9月份到期全额返现,但用户发现,小蓝单车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制将返现期限延长为一年,也就是明年3月份才能退款。

  也正是在3月底,《中国企业家》对李刚进行过一次采访。彼时小蓝正在急速膨胀,我在采访当天见到的小蓝员工大都入职不满一个月。他们和李刚一样,脸上挂着笑容,意气风发。望京SOHO楼下,大片的蓝色单车与小红车、小黄车鼎足而三,不时有过往行人停下脚步,举起手机或相机——李刚和他的小蓝单车,正处在时代好奇而热切的注视之下。

  李刚和员工推出两辆蓝白相间的bluegogo pro,请我试驾。在第二天举行的发布会上,这款带有变速器的新车型将被隆重推介给用户。在做小蓝单车之前,李刚的野兽骑行生产的是高端自行车,“一个轮子就3万元”。他试图把高端车的生产技术应用到共享单车上,比如车座要“如胸脯般柔软”,带给用户极致的骑行体验, “让每个人都享受骑车运动的快乐”。

  根据我个人和身边朋友的体验,小蓝单车的确是骑行体验较好的共享单车之一,尤其是带有变速器的bluegogo pro,因为成本高达2000元以上,产量不高,但有很多挑剔的用户非pro不骑,为此宁愿花费更多时间去寻找。

  然而,现在看来,李刚和他的员工显然对形势估计过于乐观。小蓝单车进入市场过晚,他们进军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时,摩拜和OFO已经建立了后来者难以追赶的优势,而小蓝的定位和推广能力并不足以下沉到二三线城市。

  更严峻的是,追逐风口的大金主们,彼时已经各就各位,站队完毕。当时优拜单车创始人余熠就向中国企业家表达过这个忧虑,“可选择的(美元基金)不多了。” 这意味双寡头之外的其他共享单车企业的融资空间越来越小。

  当时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的大多数投资人都认为,共享单车市场很难在摩拜和ofo之外,再出现一个巨头。“很少有用户会装3个共享单车App,多的那个一定是补充,而不是主要场景。”华平投资的胡正伟表示,共享单车领域有很强的头部效应,基本不存在颠覆头羊的可能。

  但李刚和其他涌入这个市场的公司,当时对这些显而易见的困难选择视而不见。李刚相信,极致的用户体验可以让小蓝“后发制人”,高昂的造车成本不是决定性因素,公众质疑最厉害的盈利模式甚至根本不应该成为问题——“你觉得是钱傻还是顶级投资人傻还是我们这帮夜以继日天天在苦思的创业者傻?我们都很清楚怎么挣钱。”

  在新京报举行的一次会上,小蓝一位联合创始人公开向胡玮炜叫板:“先赢不算赢!”逼得得胡玮炜回应:“唯快不破!”

  不能说李刚完全昏了头,因为他清醒的预言,共享单车在七八月份会迎来大转折,在冬天会出现“死亡点”,只有前两名能屹立不倒。但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成为倒霉蛋,而是坚信小蓝能跻身前二,尽管和摩拜ofo相比,小蓝在几乎所有方面——市场份额、造车能力、成本、运营效率、管理能力、资本储备等——都处在下风,甚至不在一个数量级。

  这个88年出生的创业者,怀揣着一个美好的梦想,打造出了几款用户体验不错的产品,赶上了一个风口,放大了一切利好,而对数不过来的不利因素采取了蔑视态度。他知道这是一场死亡赛跑,但他坚信,他不仅能跑赢对手,还能跑赢时间。

  知道我想起谁了吗?

  对,就是那个名字:贾跃亭。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