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对话小蓝单车CEO: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2)

发布日期:2017-11-17 11:15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这是艾伦·金斯堡长诗《嚎叫》中的名句。是的,在望京soho那个阳光明媚、蓝天白云的上午,这首诗就写在李刚年轻的笑容里。

  以下是《中国企业家》3月对李刚的采访,那时候,疯狂就已萌芽。

  中国企业家:目前你们生产了多少辆bluegogoPro,今年打算投放多少辆?

  李刚:我们预计4月份之前要投20万辆Pro,相当于4月一个月投放15到16万辆。基本上接下来每个月以后都是几十万辆这个样子。

  中国企业家:除了pro这种车型,小蓝普通车型的投放量是多少?

  李刚:我们现在30多万辆车在深圳、广州、南京、成都、佛山,北京是我们的第六个城市。在这些城市中,深圳和南京做得最好。我们在深圳投放了十四五万辆车,基本上是车辆数的No.1。我们在南京也是No.1,按照订单量来讲我们都是No.1。这也是我们自己的逻辑——做最好的产品,用户密度如果一样,用户就会优先选那个最好骑的产品,所以你的效率就高。

  中国企业家:车是自己生产的吗?还是找的代工?

  李刚:我们有自己的工厂,你也知道我们这么大的量,一天大概一万多台,不可能靠自己的工厂去生产,所以我们现在大概有三到四家代工厂,都是最顶级的代工厂,都是日企和台企来配合我们去做。

  中国企业家:你刚才说要做运动车,其实我也挺认同的,因为现在很多共享单车质量并不高。

  李刚:我很喜欢共享单车这件事情。因为第一本身我是骑行爱好者,我原来就是骑车环海南岛,环台湾岛,骑了很多,大概累计骑行了四五万公里。原来我拿野兽的一两万两三万的车去骑,从家到单位,五公里骑十几分钟就到了,但是上下拿个车很复杂。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每天骑着小单车从家到单位,当然经常早晨抢不到小单车。

  中国企业家:你要提高质量,成本肯定会上升,而且你们放的量又很大,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李刚:成本在短期内不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因为不管是共享单车,还是我们未来考虑更多的商业模式,整个利润率是很棒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一味过分地考虑成本,整车质量做得不好,用户体验做得不好,是得不偿失的。

  中国企业家:你们利润现在很棒吗?

  李刚:很棒。

  中国企业家:能透露一下吗?

  李刚:我们最近在做很多的体验,例如最近推一个全免费的,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不挣钱,但是整体而言,就算一次骑行一块钱,我一天能骑行五次,一天挣五块钱,一年365天,一年就是1500块钱,我一辆车成本才多少钱,半年一年就回来了。

  中国企业家:车的成本多少钱?

  李刚:pro大概是一千到两千。做得最好的,大概是两千块钱左右。

  中国企业家:两千很高啊,现在摩拜的车成本可能都到不了两千。

  李刚:2300,但是那车太难骑了,我觉得又贵又难骑,产量还上不去,我觉得不科学。

  中国企业家:相较于ofo,小蓝和摩拜都有点技术流。假如共享单车拼的是技术,你认为具体的方向是什么?

  李刚:我觉得并不一定是技术,比如是对用户体验的追求。这是投车之前就要考虑到的问题,因为投出去就改不了,投一下就是五十万台的订单,这五十万台订单都改变不了。

  小蓝单车承载了很多原来野兽骑行的技术,举个例子,我们做全部都是铝合金的车架,而且是高强度铝合金,超过欧标的车架,耐用度能用三年左右。而且如果一旦发生危险,这个车架不会变形,那人就没什么太大问题。

  铝合金最大的好处在于不生锈,像我们两位友商,一位友商低端的版本用的是铁,另一位友商全部用铁车架,铁车架的优势是便宜,成本是我们的三分之一,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下一场雨就开始生锈,一生锈就吱嘎地响,半年以后就开始裂纹,坏车率非常之高,而且生锈就像传染病一样,就没救了。

  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我预计今年七八月份会有一个很大的转折点。有些企业会由盛转衰,因为它的产品不行,出现大批量地坏,又不知道车在哪儿怎么收,就算知道,修也修不过来。明年的冬天也会是另外一个大的转折点,是个死亡点。因为按照他们的设计寿命就是八个月的寿命,用到一年的时候基本上全报废了。

  我们的车按照两年半到三年设计,我看那些按照八个月到十个月设计的车,到明年冬天怎么收车,我期待他们创新的办法。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