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中国备战东京奥运会仍受人才青黄不接、情报不(2)

发布日期:2017-11-20 10:02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国家体操队运动员、教练员的待遇与举重队相似,领队叶振南说:“教练员们除了训练还要养家,大家都有一定的生活压力。比如世锦赛冠军的奖金为8万元,这还是很多年前制定的标准。”

据记者了解,提高运动员和教练员待遇、细化奖励激励机制已经被国家体育总局提上议程,有些国家队经过改革后已经让大家尝到甜头。例如中国冰球协会5月就公布了中国国家冰球队的薪资标准,入选国家队的运动员最高月收入税后可以达到四万元人民币。

待遇低,压力大,这间接导致中国优秀教练员的流失。叶振南对此深有感触。他说,俄罗斯和罗马尼亚体操实力大不如前,都是因为教练流失到西方国家。中国一些优秀运动员退役后不愿留队当教练,要么选择到西方国家当教练,要么进军商界、进入行政管理部门,长此以往将直接影响一些优势项目的执教水平。

中国体操就是典型一例。叶振南说,帮助中国体操队在北京奥运会创造前所未有辉煌的教练班子,到里约奥运周期只有黄玉斌一人还在坚守,其他人都在美国各个俱乐部任教。相比之下,日本体操界从运动员转行成为优秀教练的比比皆是,很多运动员教练员都出自体操世家,事业的传承做得非常好。

奥运金牌大战也是情报大战。与日本由本国体育厅牵头建立体育情报大数据中心相比,我国的情报搜集和分析有些落后。中国摔跤队教练许奎元表示为此头痛不已。他说,中国选手备战东京奥运要针对不同对手进行专门训练,但目前缺乏录像资料,也无专业人士参与,只能自己动手到网上搜索资料和其他教练队员分享。中国射击队也存在类似问题。

中国体操队格外重视情报搜集,有专人负责。叶振南表示,从今年世锦赛表现和中国队获得的信息来看,日本男队的水平在里约奥运会后有了进一步提升,除了在男子团体和个人全能上的传统优势外,日本在跳马和单杠项目上也冒出潜质很高的新人,而日本女队聘请俄罗斯教练后成绩上升很快,喊出冲击女团奖牌的目标,对我们形成更大的竞争压力。

除了上述问题需要解决外,促进中国竞技体育长远健康发展更需要培养正确的价值观和金牌观。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卢元镇说,我们反对“唯金牌论”,但不能否定金牌的价值,不能忽视竞技体育崇尚竞争的文化。

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认为,淡化金牌并非不要争金夺银,现在有些舆论对竞技体育的目的理解存在一些偏差,我们有些运动员的精神境界与国外运动员相比存在差距,备战东京奥运会亟待重新认识“金牌”和“超越自我”的内涵。

权宜、长效措施双管齐下破除奥运危局

目前世界主要体育强国美国、俄罗斯、英国等对奥运金牌都异常重视,客观上对中国在东京奥运会可能获得的奖牌数量造成挤压。要想破除东京奥运危局,专家和体育界人士建议,要使用权宜和长效措施双管齐下,在对策上要打好“组合拳”。

距东京奥运开幕不足三年,“赛事驱动”和“规则研判”应成为备战东京奥运的“非常手段”,要科学安排国际比赛,最大限度通过对抗提升队伍能力。对此,需要在多方面进行有针对性的规划。

此外,还应重视国内重大赛事和奥运会之间的衔接。钟秉枢建议,将全国锦标赛等比赛的成绩与奥运选拔机制相结合,同时探索国家队与地方队之间在赛前选拔、赛中训练、赛时激励、赛后总结等方面形成有机联动。

业内专家认为,在最近两个奥运周期,射击、体操等项目的规则经历过较大变化,对规则的不适应成为射击、体操等队伍在里约奥运会上表现不佳的重要原因。即便是乒乓球、跳水这样的传统优势项目,也不断面临规则变化。备战东京奥运,各支队伍需要研究并吃透新规,吃透规则之后,就需要进行针对性训练。

比如,里约奥运会女子4×100米接力预赛,本已出线的中国队因美国队上诉导致重赛结果无缘晋级,这件事情已经给我们发出警示:中国要想在国际体育事务中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要在尊重和熟悉规则的基础上,学习利用规则,争取权利。

另外,我们也要积极参与国际体育组织的工作,广交朋友,提升中国竞技体育的国际话语权。我们不能只是被动地研究规则、顺应规则,更应积极争取成为国际体育组织的领导者,参与规则的修改制定。

叶振南说:“体育活动中我们也要有大国外交的风范。提升国际话语权、广泛开展国际合作与交流、扩大中国体操技术的影响力,这对我们的选手在奥运会等世界大赛上取得好成绩也非常重要。”